猫咪官网最新maomi入口

  猫咪官网最新maomi入口 想想这个穿成十格格的人,也是很可怜的,从十三阿哥的话来分析,她应该是在十格格大病一场之后穿过来的,可按照历史,这个十格格再过不久就要身亡了,作为清穿迷的她来说,不知道这个结果的概率是非常小的。云锦只要想象着那种明知自己命不久矣的感觉,就觉得很可怕、很难受、很揪心,于是对于十格格要找个人倾诉的行为也就可以理解了。可问题是就算自己承认了穿越者的身份,也帮不了她什么啊。

   “嗯,时辰也不早了,也该送你们回去了。”十三阿哥对着云锦语气缓和了许多。

   “四哥,你也会送我们回去的吧?”十格格心情恢复得倒是快,马上笑容可掬的对四阿哥说,语气里还带着些亲热的感觉。

   “如月,看来你的性子真是变了,以前你怕四哥怕得要死,见面都躲得老远,现在倒亲近起来了。”十三阿哥有些纳闷看着十格格。

   十三阿哥纳闷,云锦可不纳闷,现在的如月已经换人了,里面藏着一个现代的灵魂。作为受过高等教育、讲究人人平等的现代人来说,对这些皇亲贵渭们少些敬畏是可以理解的,对一个清穿爱好者来说,对最终胜利者的四四会有这种亲近举动则更是完全有理由的。

   “四哥也是我的哥哥啊,而且你们又素来交好,我对他亲近些不好吗?”十格格歪着头调皮的笑着看向十三阿哥。

   “好,我没说不好,只是你以前……”十三阿哥连忙解释。

   “哥,以前是如月不懂事,从今天起,如月一定会做你们的好妹子。”十格格笑着打断十三阿哥,撒娇的提出要求,“但你们两人也得对我好,得疼我才行啊。”

   “傻话,哥什么时候不疼你了?”十三阿哥摸了摸十格格的头。

   “哥。别把人家的头发弄乱了啦!”十格格冲十三阿哥嘟着嘴,娇声的说着,十三阿哥宠溺的笑了笑,放下了手。

   “四哥,你呢?以后会不会疼我啊?”十格格又转头看向四阿哥,笑着娇声问道。

   云锦在一旁看着她装嫩。心里只觉一阵阵发寒。不知这位童鞋在现代是个什么年龄。居然可以嫩得这么自然。这么流畅。让自己油然升起自叹弗如地感觉。自入宫以来。自己也一直在装嫩。可比起她来。根本就不在一条水平线上。压根儿就不是一个档次。看来以后真是要向她好好学学啊。只是……这样会不会太过了些啊?

   简单纯净绝美美女图片

   “你是老十三地妹子。也就是我地妹子。可有什么让我不疼你地理由吗?”十格格地亲情攻势看来对四阿哥没起太大地作用。四阿哥只是淡淡地看了看她。说话地语气也是一如往常地清冷。而且还没有正面回答她地问题。

   “四哥。那咱们可就这么说定了。以后小妹有事找你时。你可不要推辞啊!”那个十格格倒是机灵。打蛇随棍上。就权当四阿哥同意了。

   “不说别地。单看老十三地面子。我也是一定会尽力地。”四阿哥对十三阿哥那是没地说。所以他对十三地妹子十格格说话也算是客气。要换了云锦这么着攀交情。他早就冷嘲热讽上了。

   不过所谓客气。也是相对而言。四阿哥说这话地语气和神态。就好象面前地人并不是自己同父异母地妹妹。而是与自己毫不相干地人似地。好在现代那些清穿书中对四四地冷情描写地很多。所以十格格对四阿哥地这种“酷”劲儿也应该是早有心理准备了。自然也就不会因此有什么芥蒂。

   “哥。四哥地话你可是听到了吧?如果到时他要是赖账。你可得给如月做个见证。”十格格非但没有芥蒂。反而还动作亲密地用双手挽着十三阿哥地胳膊。头也靠在十三阿哥地肩膊上。笑嘻嘻看着四阿哥。

   “如月,你怎么越大越没规矩了呢?这搂搂抱抱地,成何体统?”十三阿哥把她的手拿下来,“再说了,四哥是何许人,如何会对你一个小丫头赖账。”

   “你是我哥,有什么要紧?”十格格让十三阿哥说地退到一边,嘟着嘴。

   “那也不行,看来得叫嬷嬷好好教教你了,这说话就要出阁了,那能这么没规没矩的。”十三阿哥正色地看着她。

   “哥,如月不想嫁人,”听十三阿哥说到出嫁的事,十格格的脸色有些发白,她哀求的看看十三阿哥,又看看四阿哥,“哥,四哥,你们帮如月去求皇阿玛,让他不要给如月指婚,好不好?如月宁愿在宫中终老。”

   “越说越不象话了,你今儿到底是怎么了,莫非是中了邪不成?”十三阿哥的脸又板起来。

   “十三爷,”云锦又开口为十格格解围,“您不是说时辰不早了吗?云锦也怕太后与贵妃娘娘挂念,还是早些回宫去吧。”

   “云锦说的是,”四阿哥很难得的居然同意了云锦的话,“想来这时候车马已经备好了,赶紧先送他们回去是正经,再晚宫中就要下钥了。”

   “好,这就走吧。”十三阿哥又瞪了十格格一眼。

   云锦看额娘还没回来,也确实是时间不等人了,只好叫乌喇那拉氏屋里的侍女给额娘带个话,就说自己先回去了,以后有机会再出来看她。

   从四阿哥府回宫,十格格与云锦坐的是一辆马车,这就给了她缠着云锦问东问西的机会,那话多的,真是给个话痨都不换,云锦让她烦得不行,又可怜她即将到来的悲惨命运,不好再给她脸色看,实在是拿她没辄了,最后干脆装睡起来。

   好在四阿哥与十三阿哥就在车外面,十格格也不敢大声吵云锦,只好很郁闷的住了声。云锦因此难得清静的一路睡到了需要换轿子的时候,一睁眼看见的就是四阿哥那张冷脸,好象自己欠了他二百吊似的。真是的,不就是睡个觉嘛。就算睡得地方不大对,但也没什么人看见,有什么大不了的。

   到了宫中之后,十三阿哥请四阿哥送云锦回延禧宫,他则去送十格格。看十本阿哥的脸色不郁,估计十格格还得挨训。不过云锦想这样也好,让她心里也明白一下,这宫里不是那么好混地。装嫩也得有个限度,身为皇女。言行举止都要有度,今天这些人不会追究她的行为,不代表其他人也会容忍她,再这样放纵下去。搞不好还没等到指婚,她的小命就已经丢掉了。

   云锦是已经拿定主意不准备与这个同穿者相认了,但是因为她与自己同穿一个世界的缘分,心底里对她多少还是有那么一点儿亲切的感觉,更何况她现在的身份是一直很照顾自己的十三阿哥的妹妹,所以云锦也决定在有可能地情况下,能帮的就帮她一把,只是这双方之间地来往还是不要过密为好。免得她出什么漏子。再把自己也牵进去。

   只可惜云锦所想并不是十格格所想,就在第二天。当云锦正和贵妃娘娘说笑间,平儿进来报说。十格格来访。云锦本来也没打算她会就这么轻易罢手的,但没想到她居然会这么快就找上门来。心里一沉,脸上也僵了一下。贵妃娘娘也有些意外,看了云锦一眼,就传话说赶快请进来。

   “如月给娘娘请安!”十格格给贵妃娘娘行了个礼。

   “快起来,看你气色这么好,看来你身子确实是已经痊愈了。”贵妃娘娘亲切的笑着。

   “如月谢娘娘关心。”如月也笑着说,“娘娘,如月这次来,是想找云锦一起到园中游玩。”

   云锦本来正要上前向十格格行礼请安的,闻听此言,忙向贵妃娘娘使眼色。

   “十格格能与云锦交好,我当然是很高兴地,这样一来,云锦在宫中也有个伴儿,不至于太过孤单,只是云锦伤势刚好,到园中游玩怕是太过劳累了。”贵妃娘娘温柔的笑了笑,对十格格说。

   “没关系,那我就和云锦一起练习刺绣好了,两个人一起也不会觉得太闷。”十格格倒是从善如流。

   问题是云锦没觉得闷,用不着她陪啊!有她陪着那才麻烦呢。虽然说自己也想把自到宫中才开始学的刺绣技能好好的熟练下,但有这个烦人精在身旁,能熟练个鬼啊,不扎得满手是窟窿就阿弥陀佛了。

   “十格格,云锦一会儿还要到太后那儿去请安,怕是不能奉陪了。”云锦赶紧着推辞。

   “那可真是太巧了,我也有些日子没去给皇太后祖母请安了,正好和你一起去吧。”十格格当真是个打不死的小强。

   云锦真恨不能就地晕倒算了,话说这个十格格穿过来的身份是十三阿哥的妹子啊,不是年羹尧的妹子啊,怎么就成了年糕了呢。

   不过这个十格格地到来倒也不光是只缠着云锦让她发烦,她也帮了云锦一个忙,她向贵妃娘娘拍着胸脯保证,通过她昨天和云锦一起去给四阿哥地经历来看,云锦的身子真地已经完全康复了,体力也绝对没问题了,她帮着云锦一起终于说服了贵妃娘娘,从今天起,云锦出行可以不用再坐轿了,这可真是了了云锦的一大心思。

   这个轿子在宫里正式称呼叫做肩舆,是达到一定品级地人才能坐的,以云锦地身份来说,本是不可以乘坐的,这几天因她受了伤,是太后和贵妃娘娘的特许她才有了个这个待遇的。身子不好的时候没办法,可身子好了之后,还坐这个肩舆,云锦就有些不自在了。

   别看现在没人说什么,那是因为云锦在太后那得宠,又刚救了四阿哥,可现在不知将来事,谁知道以后云锦会在什么时候犯了什么错,到时候再把这事儿说出来,那就叫做逾制,就是云锦的一个罪过。所以云锦才在四阿哥明明不乐意的情况下,还坚持要去四阿哥府,就是为了想办法免除这个将来可能会惹事的根苗,没想到却被缠上了十格格这个粘豆包,不过看在她帮自己解决了这个问题的情面下,云锦决定忍了。

   今天之锦又上周推榜了,只是位置有些岌岌可危,还望读者大大们继续支持。

   另外,再看下你们的书屋啊,粉红票又有了没?

   还有一件事要说下:现在起点女频也有催更票了,但希望读者大大们不是给我投太多字的来刺激我,省得之锦达不到目标心里起急,再影响了作品质量就不好了。这个月每天一更三千以上是可以保证的,从下个月起,之锦有打算要每天二更7000以上,只是不知能不能做到。

   所以希望读者大大们根据我的能力来投催更票,或者是只订阅和打赏就行了,之锦肯定会继续努力的。

admin
没有评论
Posted in:
未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