彩云直播改成了兔子直播下载

彩云直播改成了兔子直播下载 第一期节目很快就在磕磕绊绊中录完了。

录完这期节目之后,嘉宾们各自回家,但节目组和魔方娱乐的领导层却没有闲下来,他们开了一场内部会议,对《蒙面歌手》第一期节目录制过程中出现的一些问题进行了总结。

“我觉得如果采用现在这种方式的话,歌手的淘汰率太高了!”作为导演,范佂第一个站出来吐槽道:“第一期节目总共六个歌手,结果就一个没被观众认出来,这种生存率的话,我们之前邀请的那些歌手,恐怕连六期节目都撑不过去。”

范佂的话其实也是大家地心里话,所以每个人都认同的点了点头。

“那你有什么办法呢?”魔方娱乐一个高层对范佂问到。

这名高层和之前搞《华国新歌声》的那些人没关系,事实上,魔方娱乐内部也分为几个小团体,一些人在搞《华国新歌声》,一些人之前在搞《歌手》,现在转为制作《蒙面歌手》,这两个节目组之间,其实是存在着一定竞争关系的。

只有魔方娱乐的真正老总,才能在幕后操控着一切,稳坐钓鱼台。

范佂既然能提出这个问题,事先肯定也是做好了预想的,所以他在那名高层提出问题之后,立刻胸有成竹的说到:“我觉得可以把节目形式做一下改变,不要让歌手单独出场表演,而是改成 一开始就由两名歌手来合唱,然后观众们留下其中一位来猜测他的身份,这样即使每场比赛留下的歌手都全被认出来,我们 依然可以保留三名歌手,你们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?”

“不错!”那提问的高层点点头,对他的主意非常认可。

“可是这样的话,我们每场节目难道只唱三首歌?”另一个员工提出了疑问。

“当然不是。”反正进一步解释到:“留下的那名歌手,还要再演唱一首歌曲,也给明星侦探团和观众更多线索认出他的身份。”

这样一来倒是仍然保留着每场节目唱6首歌的流程,也让大家再也没有了异议。

运动服元气少女舒展曼妙身姿图片

“还有一个问题。”范佂继续说道:“我觉得在节目中如果只唱歌的话,好像还是缺了点儿什么,气氛太沉闷了。”

“不是有明星侦探团吗?当初请他们来,不就是来调节气氛的吗?”还是那名高层问到。

“但还是不够。”范佂皱着眉头说道:“虽然中间有明星侦探团的插科打诨,但我觉得内容还是太少了,如果光是唱歌和聊天,我们这节目和其他歌唱类节目也分不出差别。”

这个问题他似乎也考虑过很久,在自己提出疑问之后,他又很快自己给出了解决的方案:“但我觉得,在第一期节目录制的时候,吴良出场的那个环节就表现得很好,他在节目中展示了一个小才艺,这才艺虽然垮了,但却给现场提供了很多笑点,所以我有一个想法,不如我们在节目中再设置一个‘垮掉的小才艺’环节,让节目内容变得更加丰富!”

“垮掉的小才艺?这是什么意思?”很多人都疑惑的拧紧了眉头。

范佂解释到:“就是说,在唱完歌之后,每个歌手还可以表演一段小才艺,这小才艺可以是正经的才艺,也可以是一些搞笑的片段,就像吴良表演的那个45度角倾斜一样,虽然更像是恶搞,但却让现场的观众很开心,我们观察到,即使是在他下台之后,很多观众依然在讨论那个无厘头的45度角倾斜,所以我觉得可以把这个环节单独提出来,让歌手们进一步发挥,也让我们这个节目有更多的看点。”

“嗯,这个主意也不错!”那名高层同样对反正的这个建议很认同,一锤定音到:“就这么决定了,接下来第二期节目,我们就暂时先按照这样来改,如果有什么其他的问题,我们一边录制,一边解决,我希望大家能够齐心协力,把这个节目做得更好,一定要超越隔壁的《新歌声》,最次也不能被他们比下去!”

“超越新歌声?”听到他这句话,众人全都露出一副苦色。

《新歌声》那可是创造了破纪录的收视率过7的节目,他们一个新节目,怎么去超越?

可那名高层显然是有心跟负责《新歌声》的同僚掰一掰手腕,见自己手下全都一副没有斗志的模样,顿时不乐了,板着脸说道:“你们怕什么呢?新歌声为什么这么火,难道你们还不明白吗?那节目不就是因为请了吴良,而且有他创作的十几首新歌打底,所以才能取得那么高的收视率吗?现在我们也请了吴良,而且我们这节目,噱头比他们更足,我们为什么不可以试一下超越他们,创造一个更辉煌的成绩呢?你们这群人啊,做事就是没有目标,人生要是没有目标,跟咸鱼有什么区别?”

一个员工鼓起勇气说道:“老大,我们这节目虽然也请了吴良,可他是蒙着面的,观众们也不知道呀!”

“这根蒙不蒙面有什么关系?”那高层不悦地说道:“关键是我们这节目,能不能出现好听的歌,这才是音乐节目的核心内容,才是我们取胜的关键,你明白吗?”

“老大说的对!”范佂突然插嘴道:“其实第一期节目中,吴良演唱的就是一首新歌,我相信这期节目播出之后,这首歌也一定会给我们带来很大的关注度,所以我觉得我们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的,关键是我们得抱紧吴良这条大腿,只要有他继续在我们节目中演唱新歌,我们就有希望超越《新歌声》!”

听了他的话,其他所有员工都是一愣,然后有人问到:“所以你的意思,是……”

“不!”范佂却摆摆手道:“我知道你的意思,你是想说给明星侦探团的那群人打声招呼,让他们不要把吴良猜出来,但这样的动作太明显了,观众们又不是傻子,我的意思是说,我们要在幕后全力帮助吴良,帮他隐藏自己的身份,这就要求我们的保密工作做得更好,同时也要做一些其他的准备,帮他抵挡侦探团的诘问!”

“其他的准备?还有什么准备?”一些员工不解的问到。

范佂嘴角泛起一丝得意的黠笑,说道:“这就要看我们节目组的准备了……”

……

一周之后,第二期《蒙面歌手》的节目录制如期展开。

这一期节目让吴良感到很孤独,因为第一期节目中,他是唯一幸存的一名歌手,其他几个跟他一起上台的同伴,都被观众给认出来了,统统被淘汰出了节目。

这期节目出现在他面前的,完全换了一拨人。

大家在彩排的时候偶尔会在通道里碰上一面,不过根据节目组的规定,每个人都不能相互交谈,所以也只能用猜疑的目光相互凝视一眼,然后各自分开。

不过这当中有一个人,却引起了吴良的注意。

这是一个打扮成冰雪精灵的女歌手,银白色的面具,配上以白色为主的曳地长裙,不知道为什么,吴良一见到她,竟然有一种颇为熟悉的感觉。

讲道理,他在歌坛真正认识的女歌手可不多,大多数都是只闻其名,未见其人,跟他有过交互的,估计也就只有梁燕妮、B.O.A以及《华国新歌声》的那两位女导师。

可这个女歌手,到底是她们当中的哪一个呢?

吴良带着一丝疑惑,进入了自己的休息室。

这一期节目的表演形式也出现了更改,之前在节目组的通知中,吴良得知,自己这一期节目将要和一位歌手先合唱一曲,然后由明星侦探团来决定,留下他们哪一个来揭面。

这个要求吴良倒是觉得挺合理的,因为第一期节目一下子就“阵亡”了五名歌手,要不是自己够机智,估计也要跟他们一起玩儿完,所以吴良相信,节目组这么做也是被逼无奈,毕竟邀请一名歌手参加节目的费用可不低,别到时每期节目都淘汰掉大部分歌手,到时候整个歌坛的明星都不够这节目上的。

根据抽签,他的第一场 合作伙伴很快就出来了。

正是那位打扮成冰雪精灵的女歌手!

吴良觉得很神奇,两人在见面交流决定演唱哪首歌的时候,他忍不住问那女歌手:“我们是不是认识?”

那女歌手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反而似笑非笑地调侃道:“怎么你还在用这么过时的手段搭讪女孩子吗?”

她的声音在变声器的调节下变得很奇怪,像是动画片里的配音,让吴良完全没法分辨出她的真实身份。

但这调侃的语气,却让吴良觉得更加熟悉了。
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吴良很认真的解释到:“我是真的觉得你看起来很眼熟,可又不知道你到底是哪位。”

那女歌手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会儿,确定他没有在开玩笑,才撅噘嘴说道:“既然认不出来就别多想了,你被忘了,我们可是和节目组签了保密协议的,不能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。”

“呃……”吴良被她的话噎了一下,挠了挠头,想想也对,他们在来参加节目之前,都和节目组签过保密协议,哪怕是家人,也不能透露自己的身份,所以他向这个银色面具女歌手提的问题,其实已经问过界了。

于是吴良很歉意地向她说了声对不起,然后又问到:“那你想唱什么歌呢?”

“你比较擅长什么歌?”没想到他放弃探寻那个女歌手的真实身份之后,那女歌手却反过来试图开始探他的底了。

吴良倒也没有察觉到她的“险恶用心”,只是想了想,很豪迈的回答道:“基本上,我没有什么不擅长的歌曲类型。”

没错,有系统傍身,他说话就是这么有底气,就是这么诚实!

然而这句话,却被那女歌手理解成了在硬撑面子。

这世界上哪有什么类型的歌曲都擅长的歌手?

有些歌手比较擅长抒情类型的歌曲,有些歌手比较擅长摇滚类型的歌手,还有些歌手甚至会比较擅长高音,又或者低音,总之,没有任何歌手是完美的,可以适应任何类型的歌曲,因为每个人的嗓子都有各自的特点和缺陷,世界上不可能有完美无缺的嗓子。

所以这女歌手觉得,吴良估计是不想在她面前落了面子,所以才会有这么大的口气。

因此她眉毛一挑,决定治一治这家伙。

“那要不,我们就唱一首歌剧吧。”这女歌手似乎对自己的高音很有自信,一开口就选择了公认难度比较高的歌剧。

要知道,歌剧大多都是要飙高音的,因为在歌剧最初出现的时候,舞台上是没有什么扩音设备的,那时候的歌剧演员为了让台下的观众能清楚地听见自己的演唱,所以必须用高音的方式,来吸引观众,让观众听的更清楚。

所以流传到现在,歌剧几乎已经成为了“飙高音”的代表,每出歌剧中高潮的片段,几乎都一定会有一段高音的演唱,一来可以扩展舞台的气氛,二来也可以提起观众的精神。

admin
没有评论
Posted in:
未分类